社團法人台灣生技產業聯盟

  • 【國貿局補助】台灣生技產業聯盟2020年上海展展位預定早鳥優惠即將截止!!!
  • 2019/9/27清真HALAL認證說明會開始報名囉!!有需要申請相關認證的廠商請別錯過~

最新訊息

觀念平台-台灣生技醫療產業的困境與突破-謝達仁亞果生醫公司執行長

觀念平台-台灣生技醫療產業的困境與突破

本文分享自中時電子報-工商時報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90819000202-260210?chdtv

04:102019/08/19 

工商時報

 

謝達仁亞果生醫公司執行長

 

這是個又大又難的題目,我沒有確切的答案,只能嘗試性的點出問題,仰賴大家一起集思廣益設法突破困境。本文從政策面、資金面、道德面、市場面、人才面等加以分析,並提出個人建議的解決方案。

◎政策面

將近四十年來,我們政府一直都認定生技醫療產業是國家重點發展方向,但是主管生技醫療產業法規認證的單位卻沒有同步思維改變,仍然是防弊重於興利。對於創新生技產品我們的法規認證單位視為毒蛇猛獸,不敢碰也不想碰,最好你先國際認證過了再來送審,否則就一直擱置,反覆提問一些匪夷所思的問題讓廠家難以招架。全世界都鼓勵創新,針對專利技術產品都設置各式各樣的「綠色通道」來加速取證上市場的時間,只有台灣對於新創技術產品特別用心審查,極盡刁難之能事。

◎資金面

台灣產業特性多屬中小企業創業,生技產業也是如此。不幸的是生技醫療產品法規嚴謹,不像電子3C產品生產就能賣,所以在缺乏靈活法規認證的環境下,要想存活下去資金活水必須源源不斷。但雪上加霜的是,台灣投資人長期被資訊電子產業快速獲利的退出機制寵壞了,對於生技醫藥產業需要長期熬煮才能燉出好料理的概念難以接受,所以生技產業創業成功率相對低是不爭的事實。更糟糕的是,很多外行主導內行,或是存心欺騙投資人的案例層出不窮,使得投資資金更形卻步。對於生技產業沒有信心也造成創投基金每每在投資標的公司掛牌上市櫃第一天就獲利了結的拋售股票,使得近年來上市櫃生技公司經常第一天就跌破承銷價,真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形容。

◎道德面

讀者或許會奇怪生技醫療產業的發展怎麼扯上道德面呢?在筆者看來這是最關鍵最重要的環節。台灣近年來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基礎越來越薄弱,關鍵就在道德淪喪。先講創業者的動心立念初衷為何?真是要幫助人、貢獻專長、還是詐欺騙財?每個人投資都想賺錢,但是她是過程中自然產生的,不該是單一目標。動心立念如果正確離成功就不遠矣。一個需要長期資金投入的產業,如果創業家與投資人缺乏互信基礎,要成功很難。投資人要慎選創業家,選定後資金進入後就停止過問等待豐收,這才是正確的投資觀念。

◎人才面

台灣擁有很多優秀的人力資源,但缺乏整合資源的將領人才。三、四十年來國家積極栽培了很多生技相關的專業人力博碩士畢業生,他們普遍缺乏產業歷練以及語言表達能力,而且必須有很多產業職缺才能進用這麼多的博碩士人員,進入產業後必須遇到好的將領才能把璞玉琢磨成瑰寶。台灣生技產業老闆們都感嘆人才難尋,我倒覺得台灣的教育政策以及產業環境讓這些學子們失望了。

◎市場面

台灣擁有發展生技醫療產業絕佳的地理環境,很可惜因為政治意識形態使得我們在國際上沒有同樣分量的發言權,相對也使得我們的產業必須仰人鼻息,在夾縫中求生存。生技醫藥產品在每個國家都設立審查關卡防堵劣質產品進入市場,台灣長期崇洋媚外的心態對於國內自行研發的技術產品沒有信心,法規認證單位也要卡,醫療院所第一線醫師也要卡,即便我們的科技已經晉身世界一流水準,我們的社會仍然存疑。如何導正市場「外來和尚會唸經」的觀念實在是刻不容緩。台灣市場站穩了才有機會跨入國際市場。

長期以來,產業已經學會自立自強,不再奢望政府能有甚麼驚天動地的優惠或是戰略方針來協助產業發展,單單只謙卑的要求政府為我們搬開檔在路上的大石頭。僅提供個人建議方案如下:

一、大刀闊斧重整法規認證單位,找真正了解產業困境的國內專家協助指導政策方向。擴編人力將約聘人員納入正式編制。對於新創專利技術產品給予快速通關取證進入市場。

二、政府資金不該再進入創投基金,如此只會在小圈子裡私相授受對產業沒有幫助。直接拿來鼓勵產業,針對科技研發專案提高補助額度,針對每項專利給予不同程度資金補助,針對每個產品取證(FDA/CE/NMPA/TFDA….)給予不同程度資金補助,針對國際展出及產品外銷給予相對應比例資金補助。

三、嚴懲欺騙虛假違法廠商重建投資人信心。過去的案例都是事件發生後針對漏洞修法,把門檻墊高懲處沒有違法的產業同業,真正違法的反而沒事,這是非常可笑的司法改革。

四、政府透過科技部執行RAISE計畫補助博士人員全額薪資進入產業實習一年,很多產業抱著不用白不用的心態進用免費博士人員,一年後不予任用該員又成流浪博士。政府立意良善但遭產業濫用,不如改成第一年補助75%,第二年補助50%,第三年補助25%,如此可以確定產業真正需要此人才而非進用當花瓶。

五、台灣產業是無根的浮萍,學習在夾縫中生存是我們的本能,「維持現狀」也許對百姓最好,但是對產業來說就像靠不了岸的船,「走出」台灣進入世界是唯一的出路,希望政府了解走出不是出走,實質給予「走出」廠商補助可以讓產業遍地開枝散葉,強化留在台灣的根。